欢迎访问杭州西山行户外俱乐部
客服热线: -

杭州西山行户外俱乐部

心有多大,你的世界就有多大...

新疆轶事 [复制链接]

135****1353 1067 3 倒序浏览
135****1353
话题: 2
回复: 2
楼主
本话题最后由 作者 于 2018-10-15 18:23 编辑
新疆轶事
           新疆的地名大多数是维语或当地语言的音译,例如“塔克拉玛干”意为进去出不来的地方,“阿克苏”意为白色的水。维文地名的写法对内地人来说比英语还难看懂。

更令人啼笑谐非是同一个地方,地方有正规的地名,兵团有自己地名,维族人也有自己的地名,也就是说一个地方三个地名,去地方小车站买票就会遇到这样的事情。


记得有一个地方叫“清河镇”,兵团叫“五团”,当地人叫“玉尔滚”,在温宿的一个客运站,在阿克苏的农一师客运站你可以看到用汉语写这三个地名,坐车过去才知道是同一个地方。


有一个叫双城镇的地名,维族人叫地窝镇,车站写着“六团”其实就是同一个地方。


我去过阿克苏青年农场,买票时售票员问,去哪里?我说 “黑孜乡”,下车一看就是青年农场,同一个车站,两个地名同一个地方,简直服了。说原因很简单,汉人和维族人各取所需自己认为的地名而已。


在偏僻点的小车站,都是维族人,他们看我的眼神就不一样,车票用北京时间还需要特别注明,购票时小姑娘眼睛直盯着我说出示身份证,连说了三次我楞是没有听懂,一开始我还以为她在说维语呢。


到新疆第一晚出去就迷路了,出租车司机是一个长得非常精神的小伙子,车里的维族音乐非常好听,小伙子的汉语非常蹩脚,看着他结结巴巴问我哪里下车的表情,都有笑出来的感觉。


第一次去维族人的大巴扎(集市),不小心踩了一下维族小姑娘的鞋子,没想到她回头嫣然一笑,什么话都没有说。


去和田的火车上遇见一个北师大上学长得非常美丽的维族小姑娘,兜里掏出两块牦牛肉干给她,她接过来就吃,没有半点犹豫,大大方方和我交谈2个小时,她汉语讲的非常纯正,和她开玩笑急了,维族人特有的音调就冒了出来,她给我讲纯正的维语,然后给我解释汉语的意思,维人的心地非常善良,无论怎样说维汉是一家,但是文化的不同,语言的隔阂始终会存在,目前官方的文件都是要用双语打印颁布的。


柯坪镇上出租车维人司机,26岁有3个小孩了,一路和我说汉语,断断续续的语言,引我发笑,花100元钱在郊外转悠2个小时,去了一个大水库和荒凉的大山,回来吃新疆有名的恰玛古炖羊肉,在一家司机熟悉的店,4块大羊肉加馕饼,羊肉汤非常鲜美,恰玛古也好吃,两个人仅花了45元钱吃的心满意足,维族人非常老实。


和一个兵团的大姐聊天,她父亲是一个养路工,除了养路工房,数公里内荒无人烟,几个小孩不用上学,整天在胡杨林里玩,顺便捡柴回来烧,吃的东西全靠父亲单位定期用车送来,吃完了就没有了,周边的土地种不出东西来。长大去了塔里木河边上的一个兵团的连队种棉花、红枣。洗脸、洗衣服都要去塔里木河,河边非常危险,土壤每天都在移动,河床每天都会有变化,河水冰凉,下去就回不来了。


一个年老的维族长者50年代末毕业于塔里木大学,可以留着乌鲁木齐,可是他决定回到家乡阿克苏工作,汽车、马车、走路用了一个月时间才回到家,他说,新疆变化最大的就是道路的拓展,交通的改善是最重要的事情了,现在,乌鲁木齐最快的火车到阿克苏大约还要17小时以上,已经是非常快了。


在南疆随处可以看见雪山,最高的雪山托木尔峰就在阿克苏,站在阿克苏的街头可以看见远处的雪山好像就在眼前,当然,要看天气的能见度,很多的天看不见雪山是因为浮尘很大,当沙尘暴来临时,学习直接放假,好多不想上学的小孩还盼望着大的沙尘暴到来呢。


天山牧场一个小男孩,帮着母亲烤羊肉卖,问他是否喜欢家乡?他头一甩说,“不喜欢!想出去。”看起来非常美丽的天山风光,在小男孩的眼里可能一点都不好。


野外,一个走路都不稳的小男孩,跑过来嘴上快速说,“帮我找妈妈,”笑着问他电话号码?没想到小男孩顺顺溜溜地就把11位号码清楚地说了出来,我当时就目瞪口呆。


         在一个维族人买馕饼的摊位前,给了摊主小孩一个核桃饼吃,小孩接过来没有一点戒心,飞快吃完后,挂着满嘴的芝麻,笑的非常开心,小男孩宽宽的额头,大大的眼睛,长得非常漂亮。
 

大巴扎里卖小凳的姐弟俩,开心地接过我给的买凳钱,和他俩一起照相,开始姐姐的小手紧紧攥着钱,显得有些拘谨,不一会儿就笑的非常开心了。


早上在一条小巷子吃缸子肉,看门口的4个小孩玩的开心,出去把她们叫在一起照相,大人仿佛没有看见我们照相,小孩很听话站在一起照相,摆出好看的姿势和我们一起照相,下午我把照片洗出来给她们送过去,她们的大人欣然收下,除了和善的目光交流外,大家一句话都没有说。



阿克苏四川路是一条比较靠郊区的道路,一名满载石膏的大车慢慢靠近走路的我,示意我可以给我搭车,这是内地拉集装箱的大车,第一次坐在高高的车厢里,司机是本地人,非常和气,看我一个人走在路上,就想帮我一下,我想给点车钱,一开口他就生气了。


喀什那个最大的清真寺前,站着和一个本地的小姑娘聊天,一个维族老者走过来用手碰我,小姑娘说想和你拍照呢,和老人拍照完后,老人还是不走,小姑娘说,随意给点钱。没有小姑娘翻译,我都不知道什么意思。



乌什柳树泉,一个面积约80平米的水塘,水很深,海水般的颜色,一眼可以清楚看见底部的任何东西。这里是当地人周末野炊的地方,唱歌跳舞烧烤,门票2元,没有外来的游客。


回内地已经一年多了,非常怀念在新疆生活的日子,那里的原始、淳朴、简单、快乐生活始终萦绕心头,不由地回想起很多的事情,这样的轶事很多很多,慢慢地淡忘了,写一点是一点吧。 


   文中的照片反映了在新疆的亲身经历,比较真实地显示了我看见的新疆地貌、人物、民族风情和户外活动的情景。
最近 2 人点评
155****3206
话题: 0
回复: 1
沙发
135****1353 2018-10-15 18:00
新疆轶事 新疆的地名大多数是维语或当地语言的音译,例如“塔克拉玛干”意为进去出不来的地方,“阿克苏”意为白色的水。维文地名的写法对内地人来说比英语还难看懂。更令人啼笑谐非是同一个地方,地方有正规的地名,兵团有自己地名,维族人也有自己的地名,也就是说一个地方三个地名,去地方小车站买票就会遇到这样的事情。记得有一个地方叫“清河镇”,兵团叫“五团”,当地人叫“玉尔滚”,在温宿的一个客运站,在阿克苏的农一师客运站你可以看到用汉语写这三个地名,坐车过去才知道是同一个地方。有一个叫双城镇的地名,维族人叫地窝镇,车站写着“六团”其实就是同一个地方。我去过阿克苏青年农场,买票时售票员问,去哪里?我说
kwang soo??
话题: 0
回复: 1
板凳
135****1353 2018-10-15 18:00
新疆轶事 新疆的地名大多数是维语或当地语言的音译,例如“塔克拉玛干”意为进去出不来的地方,“阿克苏”意为白色的水。维文地名的写法对内地人来说比英语还难看懂。更令人啼笑谐非是同一个地方,地方有正规的地名,兵团有自己地名,维族人也有自己的地名,也就是说一个地方三个地名,去地方小车站买票就会遇到这样的事情。记得有一个地方叫“清河镇”,兵团叫“五团”,当地人叫“玉尔滚”,在温宿的一个客运站,在阿克苏的农一师客运站你可以看到用汉语写这三个地名,坐车过去才知道是同一个地方。有一个叫双城镇的地名,维族人叫地窝镇,车站写着“六团”其实就是同一个地方。我去过阿克苏青年农场,买票时售票员问,去哪里?我说
评论请先登录注册
精彩话题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