欢迎访问杭州西山行户外俱乐部
客服热线: -

杭州西山行户外俱乐部

心有多大,你的世界就有多大...

沙漠之旅 [复制链接]

年华 83 1
年华
话题: 23
回复: 25
楼主
本话题最后由 作者 于 2020-06-17 08:47 编辑

在新疆待的时间久了就想去看看沙漠。塔克拉玛干沙漠位于塔里木盆地中心,是中国面积最大的沙漠。整个沙漠东西长约1000多公里,南北宽约400公里左右,面积达33万平方公里。塔克拉玛干沙漠,维语的意思是死亡之海,一个走进去出不来的地方。好奇心让我下决心要进入沙漠深处,横穿整个沙漠看个究竟。


现代化时代,人类征服大自然的能力越来越强,目前整个沙漠上已经修筑了两条公路,都是南北向穿越大沙漠,一条在库尔勒那边塔河油田那里,一条在距阿克苏120公里的阿拉尔市通往和田市的沙漠上。全长417公里,公路限速80公里每小时。


阿拉尔市出来跨过塔里木河大桥后就进入了沙漠边缘,由此开始正式由北向南穿越沙漠,公路一路向南,东侧是库尔勒方向,也是沙漠的最深处(神秘的罗布泊就在那个地方);西侧是喀什方向,相对而言接近沙漠边缘。


两车道的公路很窄,为防止沙漠流动掩埋公路,公路两侧采取了固定沙丘的措施,那些种植小草的黑色网格密密麻麻紧紧挨着公路,宽约50米左右,一块块方格内的黄色小草相对固定了沙子了流动。


刚进入沙漠,西侧方向的沙漠植物较多,东侧方向相对较少,越向深处,两侧的植物同步减少,直至完全消失,形成一片茫茫沙海,特别是接近和田境内的时候,东侧沙漠像海浪一样均衡,整齐地向你涌来,那沙的波涛黄灿灿一片,就像看见了一个黄色的海洋,一眼望不到边。


我设想一个人站在沙漠深处的感觉,肯定会感到害怕,当你看到沙漠的广漠、浩瀚,满目都是沙世界的时候,当你的脑海只剩下了无穷无尽的沙海,就会失去走出去的信心,不说什么高温缺水的问题,就已经足以让人精神崩溃,死亡之海已经来到你的面前。


沙漠里并不是除了沙就什么都没有,我看到了许许多多、五花八门的植物和美丽的花花草草,我想应该还有多种多样的小动物存在,还奇迹般地看到了几个不大不小的水塘。


沙漠里盆景似胡杨,像被人工精心修饰过多姿多彩好看,矮小的胡杨经造型后昂首挺立在沙丘上,庞大的沙丘就是这胡杨的根系,那沙丘就是因为胡杨密密麻麻的根系才固定下来的,否则这些沙子都会被大风吹到远方。胡杨看起来不大,下面的根系却是非常地庞大。


      在阿拉尔与和田的公路中点,设有一个加油站,快接近沙漠南端的时候,那里的风景好了起来,出现一个沙漠旅游景点,游人很多,自驾的车辆也多,再往前慢慢的就接近了和田市区。


和田位于塔里木盆地南端,喀什在最西端,阿克苏是北端,库尔勒则位于东端,他们中间就是塔克拉玛干大沙漠。


回程我选择了坐火车回阿克苏,和田出发的列车围绕着大沙漠先向西到喀什,再转北到阿克苏,然后去东面的库尔勒,最后到终点乌鲁木齐。每天仅此一趟的火车,将塔里木盆地周边居住的人们联系在了一起。


这是一列内地已经见不到的绿皮火车,典型的贫民乘坐的火车,我很想接近这样的生活,虽然贫穷,却很简单,充满浓浓的人情味,“梅花香自苦寒来”虽苦寒却快乐着!心里充满期待。


手机购票没有反应,直接去车站,空荡荡的车站看不到人影,售票处买票的人不会超过10个,却被告知没有票了,站票也没有。以我早年出差的经验,我买一张17元钱到皮山的短途车票上车。


12点钟上车的时候车上空空荡荡没多少人,到了下午4点左右人突然多了起来,而且是越来越多渐渐连走廊里都站满了人,上车后我先在有空座的车厢里坐着,后来想办法去了卧铺车厢,坐在车窗边上的简易座椅上,最后去餐厅用餐后坐着,一直坐到阿克苏,第二天早晨230分到达阿克苏车站,在车上整整历时14个半小时。


14个多小时,接触到许多人,听到许多真实的语言,交流着人与人之间最原始的感情,每次都有新鲜的感受。9号车厢里面的座椅还是老式火车那种用硬木做的,三人坐的位置面对面可坐6人,一个很帅的维族小伙子和两个小孩坐成一排,我习惯问“有人吗?”小伙子显然不会说汉语,很腼腆的表情一览无遗,却下意识地用维语回答,“这个位置有人,那个位置没人。”这话是我根据他的表情和手势猜的,因为我根本听不懂他在说什么,但是,我猜的很对。


坐在软卧车厢的靠近36号铺位的走廊上,一个看起来很老土的农民走过来,嘴上不停地自言自语“36号铺在哪里呢?”我指指门说,就在这里,他听懂了就推门,可怎么也打不开门,我赶紧起来给他拉开门,他嘟哝着说这门怎么这样开的啊,看不懂怎么开。


       餐车进来两个维族小伙,一口的维语说要吃饭,那餐车的服务员听不懂就烦了,大声说,“说国语!”小伙子明白了意思却说不出话来,最后在指指点点下要了两个盒饭走了。


       一个女子带着一个2岁左右的小孩进入餐厅,背着两个大包,还拿着奶瓶、手机、充电宝真是服了我,看她的模样很狼狈,花了30元钱坐了一个位置,长吁了一口气说:“终于有了个座位!”她家在库车,要明天早上6点才到,她是汉人,看得出早以新疆为自己的家了。那小孩使出浑身解数折腾着不肯睡觉,她却看着她笑眯眯一点都不着急,满脸都是爱,此时此地对她来说有一席座位就心满意足了。


       到了晚上,列车爆棚,到处都是人,走道上到处挤满了人,是我多少年没有看到过的情景了,但是,维族人很安静,挤在一起的人们很绅士地谦让,还注意照顾老人小孩和女人。我被列车员从卧铺车厢赶出来后,就想办法去了餐厅,餐厅里几乎都是汉人,维族人很少。


     和田出来的最初几个小时同样也能看到沙漠景象,过了喀什以后就是江南景象了,稻子、麦子、棉花、红枣、石榴满目收获景象,


1000多公里的路程,开了14个多小时,补票后的车票价格刚好100元,车票很便宜,人很累,却很开心。


2015年10月1日在阿克苏客运中心坐上客运班车穿越沙漠公路,坐绿皮火车环绕沙漠外围回到阿克苏是10月3日,正是我想要的沙漠旅程,辛苦的后面,久久漂浮着馨香的味道。

 

评论请先登录注册
精彩话题推荐